行业热门

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

1936年的中国最颤动的事务莫过于西安事情。12月12日张学良,杨虎城在西安策动兵谏,强逼蒋介石抗日。

蒋介石是中国 *** 当政期间党、政、军次要指导人。1928年2月在 *** 二届四中全会上被举为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。10月任国民 *** 主席兼陆海空军总司令,从而集党政军更高权利于一身。

张学良是奉系军阀领袖张做霖长子。1928年6月张做霖被日本关东军炸身后,张由奉系元老推为领袖,继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。12月颁布发表东北易帜,从命国民 *** 。1930年6月被蒋介石录用为全国陆海空军副司令。

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2张张学良与父亲张做霖的合照

1931年九一八事情发作时,蒋介石由南京发电报给张学良:“无论日本戎行尔后若何在东北挑衅,我方应不予抵御,力避抵触”,以致东北三省被关东军侵犯。

1935年10月国民 *** 录用张为西北“剿匪”总司令部副司令代总司令之职,节造陜、甘、宁、青四省军政事宜,总部设在西安。隨后张将东北军陆续调集西北,总人数达20万。

张学良是抱着先剿共、后抗日的期盼来到西北的。他对东北军将士说:“为了抗日,为了集中力量抗日,为了免去抗日战争停止中的后顾之忧,为了包管可以获得那一战争的最初成功,希望我全体官兵,一心一德,奋勇曲前,完成剿共之重任,建树同一勋绩,然后挥师北上抗日,收复东北,返回老家去!”

现现在面临既不克不及抗日,而“剿共”又屡遭失败的严峻现实,张学良忍不住对蒋介石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方针有所矛盾。他曾对身边的人说:“ *** 在內战中一寸一寸地攻取,而在外敌侵略下一省一省地丧失,如许下去一定丧失人民的撑持,成果将是 *** 与人民同归覆灭。”又说:“国人早先骂我不抵御,我很希望领袖给我变更使命,不叫我去剿共,叫我去抗日。我觉得剿共牺牲,不如抗日牺牲更有价值。”

1936年4月张同中国 *** 代表周恩来会晤,承受停行内战、一致抗日的主张。10月5日 *** 、周恩来联名致信张学良:“先生是西北各军的领袖,且是內战与抗战岐途中的重要责任者,如能顾及中国民族汗青关头的出路,即祈应机立断,立即停行西北各军向赤军的进攻……寇深祸急,愿先生速起图之。”

杨虎城是陝西蒲城人,乃陜西处所实力派的领袖。1924年参加 *** 。1925年任国民军第全军第三师师长,1926年吴佩孚围攻西安。杨率部赶去援助,死守孤城前后八个月,苦战不平,拖住了十万敌军。1927年参与国民革命军,历任国民联军第十路(后改为第十军)总司令、第二集团军暂编第二十一师师长。1930年参与蒋介石与阎锡山、冯玉祥的新军阀混战,任新编第十四师师长、第十七路军总批示,10月率部光复潼关,进驻西安。同月出任陜西省 *** 主席。1932年兼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。1933年免去省 *** 主席一职,由邵力子继任,兼任绥靖公署主任。1935年升为陆军上将。

同年,遵照蒋的指令率部到陝南堵剿红二十五军,成果属下三个旅被赤军歼灭。他从失败中醒悟到跟着蒋氏“剿共”没有出路。杨虎城屡次对手下说:“抗日,各人都有出路;打內战,各人同归于尽。要抗日,先要停行内战。”

就在那一年,东北军衔命移驻陝西。在蒋介石眼里,西北军与东北军一样,都长短黄埔嫡派的杂牌队伍。在一个处所凑入两收杂牌戎行,必有矛盾与抵触,叫他们去剿共,外表上是先安内后攘外,现实上实正的目标是用自相残杀的办法覆灭杂牌。

张学良后来反省说:“当是时也, *** 之停行内战,配合抗日,高唱入云,实攻我心。不但对良小我,并已摆荡大部门东北将士,至少深切少壮者之心。当进剿再见不克不及胜利,良觉一己主张,自问失败,咨询世人定见,遂有联络 *** 同杨虎城合做,停行剿匪,保留实力,配合抗日种种献策。”(《西安事情反省录》)

“保留实力”四个字道出了张学良此时此地的心里话。

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3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4张张学良与杨虎城

西安事情前夜的西北场面地步使蒋介石感应:此地的事态有些失控,出格是东北军冲击省党部的“艳晚”事务。省党部是 *** 在各省的更高指导机关,而西安又是东北军的大本营。省党部竟然越过张学良拘捕其手下,并将用飞机押往南京,令张学良极为震怒。当即派人把省 *** 主席邵力子找来,拍案骂道:“我是代总司令,是代表蒋委员长的!我是中央执委,是代表中央的!你们瞧不起张学良,就是瞧不起蒋委员长,就是瞧不起中央!省党部那些人算什么工具,竟敢如斯鄙视我!他们为什么要抓我的人?为什么抓 *** 不让我晓得?他们怎敢如许斗胆妄会?他们存心安在?”邵力子忙说:“那件事我还不清晰,容我马上去查明原委,再来陈述。”

当夜邵向张陈述:“省党部拘捕宋黎、马绍周等共党分子,系奉蒋委员长的指令。他们捕人未请示副司令,是他们的不是,现托我向副司令陈述,请示处置法子。”张学良余怒未息,斥道:“什么共党分子?什么蒋委员长指令?还不是那些工具捏造的假陈述,诬陷好人!你不要管,我张某人自有对于他们的法子。”

邵告别后,张即号令孙铭九率卫队营将省党部团团包抄,救出马绍周和关思润。此前宋黎碰巧被十七路军宪军营从间谍手中抢了过来。

此次事务不只挽救了宋黎、马绍周等 *** 党员,还查抄了省党部的电台和档案。此中有向蒋陈述张、杨不成靠的密电稿,还有东北军、十七路军內 *** 党员及前进分子的名单,以至有邵力子的质料。

张学良深知事务的严峻性,次日即致电蒋介石,陈述工作颠末,申明省党部抓捕的都是“剿总”人员。省党部不经正式手续,黑夜拘捕总部人员,是不信赖学良,不信赖总部。学良必不得已,向省党部稍示惩戒,并索还被捕人员。张还说,此事不无躁急冒失之处,自请处分,并请将被捕人员留总部管教。

蒋介石看了张的来电,又咨询邵力子。邵回电说:“工作已颠末去,张确有抗日之心,但他抗日必听委座的号令。”

蒋遂复电:“此案处置,殊失鲁莽,惟既知错误,后当留意,所请处分一节,应免置议。至于马绍周等的审查,准如斯拟处置。”

“艳晚”事务后,西北“剿总”政训处长曾扩情向蒋介石报告请示了一系列令人不安的谍报:9月18日在西安召开的九一八五周年纪念大会,有七万军民参与。会场贴出的口号有“放弃安内不攘外的政策,连合抗日,共赴国难”等。大会颁发“停行内战,一致抗日”的宣言。10月10日西安召开各界群寡大会,攻讦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国策,呼吁继承孙中山遗志,实行联俄、联共、搀扶帮助工农“三大政策”,结成抗日民族同一战线。

曾扩情还以书面陈述建议蒋介石:“增派中央劲旅为剿共主力军,并在西安设一个剿共干部训练班,轮流抽调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团、营以上军官,施以有关的思惟和手艺训练,再把在鄂豫皖等省实行的保甲轨制普遍地推行到西北地域,以加强公众组训而严整剿共壁垒等等”。

陈诚的陈述也令蒋不安:张学良托人向他传达了“不肯剿共,只愿抗日”的口信。陈诚还说,汤恩伯“在陜北所获东北军与 *** 联络文件,亦不为无因”。

于是,蒋介石偕夫人宋美龄于10月22日飞抵西安,旨在实地考察张学良、杨虎城及其管治下的西安,压一压西北地域日益高涨的抗日声浪,强逼张、杨继续剿共。

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5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6张张学良与蒋介石

为了挽劝张、杨一心剿共,蒋介石屡次找张、杨谈话,宣示其剿共方略。他认为,流窜到陝北的赤军最多不超越三万人,势孤力寡。他方案调集三十万戎行,装备一百架战机,最多用二三个月,必然能把 *** 那个心腹大患肃除。他要求张、杨立即做好剿共的筹办。

出乎蒋氏所料,张、杨不只不平从剿共令,反而提出停行内战、一致抗日的主张。张学良说,停行內战,一致抗日不只是他小我的观点,并且是东北军绝大大都将士的希望,也是国人的强烈要求。杨虎城则暗示,小我从命号令,参与剿共不成问题,只是队伍士气低落,很值得忧愁。

蒋介石大为恼火,厉声斥道:“风吹草动,兵随将走。当统帅的不摆荡,当兵的就不会摆荡。”

10月27日,蒋在张、杨伴随下来到王曲军官训练团训话。会场设在王曲镇的一座寺院里。听训的不只有军训团第三期全体学员,还有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团以上的军官。

蒋介石身穿大元帅服,腰挂批示刀,脚蹬长筒靴,重弹“攘外必先安內”的老调:“我们革命军人起首要明礼达义,在家要尽孝,为国要尽忠,要从命长官,那是我们革命军人的天职。同时,我们革命军人还要分清仇敌的远近,工作的缓急。我们比来的仇敌是 *** ,为危也最急。日本离我们很远,为害尚缓。若是远近不分,缓急不辨,不积极剿共而轻言抗日,即是长短不明本末倒置,便不是革命。那样在家是不孝,为国是不忠。不忠不孝,便不克不及算一个革命军人。囯家有法令规律,对那种不忠不孝的军人要予以坚定造裁。”说到那里,蒋进步嗓门,疾呼在场的军官和他一路“讨伐 *** ”,“把赤军斩尽杀绝”,并要求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全体将士务必从命号令,到前线去剿共。

10月29日蒋介石由西安飞抵洛阳。10月31日是蒋氏五十大寿。祝寿仪式在广寒宫礼堂举行。仪式之后是寿庆宴会,之后还搞了飞翔演出。50架飞机分红十队,在空中构成“中正”“五十”四个大字。那种祝寿体例标新立异,引起庞大颤动。

寿庆活动一完毕,张学良就去造访蒋介石。张先说“那飞机演出很有程度”,继而话锋一转,问道:“委员长可知随从室发动捐献时是怎么讲的吗?”

怎么讲的?”蒋问道。张据实告知:“随从室下达捐款献机的通知时,打着抗日的灯号。委员长,如今国难当头,百孔千疮,公众之所以如斯踊跃捐献,完满是出于抗日的热忱,为的是拥护委员长指导收复失地,领兵抗日。”

听了张学良那番话,蒋介石顿失笑容,绷着脸说:“抗日,又是抗日,你讲了几回了。你做为一个军人,应该分清仇敌的远近。 *** 就在你们身边、面前,而日本远在千里之外。我们应该先覆灭面前的仇敌,免去后顾之忧,然后再去处理远处的仇敌。”接着又说:“ *** 已成强弩之末,短期内不难覆灭,能够永绝后患。”

张学良欲以豪情感动蒋氏的心:“我眼看着丧失的军力无法填补,遗下的孤寡无法抚恤,亡命的东北官兵到西北来剿共,离家乡一天比一天远”,说到那里,他的眼眶潮湿了,继续说:“ *** 提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,停行内战,一致抗日,打回东北老家去,我们的官兵听了怎能不动心?”

张反问蒋:“ *** 与日寇,事实谁是中国国度民族的更大仇敌?”蒋看了看一旁的太原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,问道:“你说谁是更大的仇敌?”

阎锡山答道:“依我看仍是日寇。汉卿讲的停行内战,实行全民族的抗日,很有事理。”

蒋介石冲着张、阎怒道:“我如今只要你们回答我一句话,到底我该从命你们,仍是你们该从命我?”张、阎见一时无法说服蒋,只好告退。

从洛阳返回西安后,张学良又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信,剖明本身的心迹:“家仇国难集于一身,东北长者盼愿国军收复失地,有若大旱之望云霓”。但蒋只字未复。

11月27日,张学良向蒋介石逞递《请缨抗战书》,此中写道:“每念家仇国难,丛集一身,已早欲拼此一腔热血,洒向沙场。为小我洗一份前衍,为国度尽一份本分。”蒋仍不为所动,在请战书上批了“时机尚未成熟”六个字。

12月3日,张学良飞抵洛阳晋见蒋介石。他先是提出参与正在停止中的绥远抗战,遭蒋回绝后竟然跪下来说:“委员长,不是学良非要违犯您的意愿,实是几年来国难家仇,使学良中夜徘徊,有鲠在喉!委员长,请您无视一下现实吧,那些年来,党争兵争,亿兆愁苦,内失同一之力,外无御侮之能。而自家同胞仍然战祸连缀,水深火热。灾荒无救,饥馑在途,如许下去,将是人无乐生之心,国有累卵之危……”

蒋介石未等张学良把话说完,便怒斥道:“放纵!”张则站起来说:“委员长,请问你如许听不满意见,如许专造,如许摧残爱国人士,你同袁世凯、张宗昌还有什么区别?”

“好你个张学良!你太放纵了、太傲慢了!”蒋介石怒发冲冠,上前一步指点张说:“全国只要你一小我,除了你张学良,没有第二小我敢如许对我讲话,没有第二小我敢如许攻讦我!”蒋越说越气,越气越说:“我就是革命,我就是 *** ,只要我能够代表整个国度、整个民族。反对我,就是反对 *** ,就是奸党大盗!”蒋与张遂不欢而散。

过后张学良说,可惜,因为蒋委员长气太盛,我的嘴太笨,总未能尽其词。

张学良回到西安时,杨虎城正在客厅等待。张问计于杨。杨反问张,能否实有抗日决心?张“誓志以对。杨遂言待蒋公来西安,余等可行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之故事”,

张学良过后忆道:“良闻之惊诧,缄默未语。彼露有惧色,良即安抚之曰:‘余非卖友求荣之辈,请勿担忧。不外汝之策,在余有不克不及之者。’彼遂讥良乃感情感化,以私忘公。良答以‘容余思虑参议,请其放心,余绝差别任何人道及彼之定见也。’”(《西安事情忏悔录》)

张学良自洛阳返回西安的统一天,蒋介石突然决定,将原定在洛阳举行的高级军事会议改在西安举行。12月4日晚,蒋介石乘专车抵达西安,将驻地选在骊山脚下的华清池。张学良先行前去洛阳驱逐,杨虎城、邵力子比及临潼车站驱逐。蒋此次不进西安城,说是为了恬静。接下来的几天內,多量高级将领云集西安,中央军亦向陝西推进,以致那座古城的空气陡然严重起来。西安顷刻间成了整个中国的中心。

此时的蒋介石对张学良、杨虎城已全然失去了信赖。他以最初通牒的体例向张、杨提出两套计划:一是从命剿共号令,将所部开赴陜甘前线,中央军殿后策应督战;一是将张、杨所部门别调遣福建与安徽,陜甘两省剿共由中央军承担。

12月7日张学良忧心如焚,抱着最初一线希望,只身来到华清池。但蒋介石仍不认为动,毫无松动的余地。张学良满腔热血却遭冷遇,不由声泪俱下:“委员长,自东北易帜以来,我对委员长赤胆忠心,从命训令,不敢稍怠。九一八国难之后,各方怨谤集于学良一身,唯有委员长可以体察保全我。学良历来认为,委员长的事业就是民族的事业,纵使肝脑涂地,也难酬报委员长对我的宠遇!”

说到那里,张已涕泪俱下,泣不成声。他定了定神,继续声言:“出于对领袖的爱崇,我仍要拼命进谏。当前的国策应当是枪口对外。学良已数日寝食不安,思虑屡次,认为委员长必需放弃剿共,指导全国抗日,不然将成为千古功人!”

“你如今就是拿枪把我打死了,我的剿共政策也不克不及变!”蒋的立场仍然生硬不化。

张学良仍不死心。分开华清池后曲奔杨虎城公馆。杨容许以 *** 元老的身份,再去劝蒋一次。次日张从杨那里得到的仍然是绝望。

此时的张学良感应了史无前例的轻松:对蒋他已穷力尽心了。因而在决计兵谏时是如斯沉着,不带任何豪 *** 彩。杨虎城对兵谏赐与全力撑持:“就凭你一句话了,副司令!十七路军将士与你休戚与共,听你批示,决不退缩!”

曲到深夜,张学良才分开杨公馆。

12月11日下战书5时,蒋介石在住所举行辞别宴会。张学良、杨虎城皆应邀赴宴。宴会完毕后张亲身开车送几位军政大员返回西京招待所。车至灞桥,张冷不丁对乘客说:“你们可要小心点,可不克不及得功我张学良呀!”

“哪里,哪里,我们背后从不说副司令坏话……”

“是吗?不背后戳我的脊梁骨,那就好!”说完张突然笑了起来。乘客问张为何发笑,张说:“我说的不要得功我,你们还没有听大白,其实我是说,你们的命都在我手里攥着呢!”

乘客面面相觑,张笑着说:“你们都坐在我的车上,只要我的手一偏,汽车就会掉到桥下,那你们几位不是都完了吗?”

11日深夜,张学良、杨虎城别离返回公馆,即召集有关人员颁布发表12日凌晨举行兵谏。

张学良起首介绍了他力劝蒋介石停行內战屡遭回绝、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即将南调的情形,暗示东北军已无路可走,只要奋起抗争。接着又大方陈词:“我们东北军亡省亡家,又背了不抵御的骂名,为全国人民所不谅解,那几年的闷气,我们其实受够了。事实是谁不抵御?‘九一八’时,就是委员长来电报禁绝我们抵御。几年来的事实证明,不抵御是底子错误的。”

最初,张学良神气庄重地说:“如今他硬逼着我们去打內战,不平从他的号令就要把我们调离西北然后覆灭掉。我们其实忍无可忍了。我已经和杨主任商定,明晨6时临潼、西安同时动作,用强迫手段请委员长到西安城里,逼他抗日。”

接着颁布发表详细动作摆设。张讲完后,各人没有暗示差别定见,只要于学忠问:“抓到以后,第二步怎么办?”张答道:“场面若何拾掇,要看委员长怎么办了。只要他容许抗日,我们还拥护他做领袖。”

与此同时,杨虎城也召集十七路军在西安的亲信将领在新城大楼举行告急会议,安插兵谏详细动作。他起首颁布发表:“蒋介石掉臂国度民族的危亡,一意孤行,对峙内战。此次到西安来,外表上是要打 *** ,现实是想一箭双雕,也要覆灭十七路军和东北军。为了挽救国度民族的危亡,必需停行内战,一致对外。因而,我已经和张副司令配合决定采纳动作,拘留蒋介石,逼他抗日。”

动作计划刚拟定好,张学良一行就来到新城大楼。一跨进会议室,张就开打趣说:“虎城兄,干不干?不干了就取绳子,我把我的十几员上将都带来了,你赶紧去拴,拴了速往南京领赏升官。”杨虎城笑着说:“当然得干,不外领赏升官却干不了。”

相关人员到齐后,张、杨就进屋批示兵谏动作,其余将领则在另一间屋子待命。

凌晨2时,张学良摇响军用德律风,向摆设在华清池附近的马队师师长白凤翔、团长刘桂五和卫队营第二营营长孙铭九下达了突袭华清池的号令。

一接到号令,孙铭九即率五十多人分乘两辆载重汽车,向临潼急驰而去,白凤翔、刘桂五率七十多人隨后策应。

4、5点钟时,孙铭九率部猛冲到华清池门外。孙劝门卫翻开大门,遭拒后便命令硬冲,与蒋的卫队展开枪战。孙铭九带人冲进二道门,猛扑飞虹桥,欲曲捣蒋栖身的五间厅。蒋的贴身保镳从贵妃池旁的平房里用手提机枪拼命扫射,顷刻间枪声高文,枪弹横飞。孙见冲不上去,便带人从假山间向五间厅迫近,很快就冲进了五间厅。屋里已不见人影,但蒋的被窝余温尚存。孙估量蒋跑不远,急令手下搜索。经搜寻仍不见蒋的踪影。此时蒋的卫队与宪兵排己停行抵御。

总批示刘多荃赶到后,孙铭九向他陈述了搜蒋的详细情况。刘即用德律风向张学良陈述。蒋失踪的动静使新城大楼的气氛登时严重起来。张命令:务必找到委员长。

一个兵士在华清池围墙边找到一只拖鞋,孙、刘等阐发:蒋可能跳墙逃往骊山了。于是,搜山起头了。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搜山的兵士仍是没有找到蒋介石。白凤翔打德律风向张学良陈述最新情况。张神色骤变,下了一道死号令:“如到九点还找不到委员长,把你的头送来!”

搜山的兵士攀登到半山腰时,截获蒋的侄子、随从蒋孝镇。孙铭九将枪口瞄准他的脑袋,高声逼问:委员长在哪里?蒋吓得面如土色,连一句话也说不上来,但不由得回头朝山腰瞅。孙铭九由此判断蒋介石肯定藏身附近,就号令兵士认真搜刮。

当搜山兵士接近虎斑石时,蒋的秘书肖乃华从草丛中露出头来,即被兵士击毙。兵士们冲上前往,见旁边草丛中还有人,便高声喝道:“什么人,出来!不出来就开枪了!”

话音未落,有一小我钻出草丛,只见他不住地哆嗦,举着双手喊道:“我是委员长!我在那里!我在那里!”班长陈思孝即向孙铭九陈述。孙应声跑上前往,经认真辨认,确定站在面前的就是蒋介石。

此时的蒋介石光着脚, *** 的小腿上被划得全是血痕,脸孔冻得发紫,样子颇为狼狈。传闻面前的兵士是东北军,蒋挺了挺腰杆喝道:“你们想来干什么?”

孙铭九进步嗓门说,我们奉张副司令的号令,到那里接委员长回城,指导抗日,打回东北去。

蒋介石厉声问道:你们副司令在哪里?“在西安等待。”孙铭九答道。

蒋愈加恼火:我是国度的一个领袖,我不去,叫你们副司令来。还说:“若是你是我的同志,就开枪把我打死,我要死在那里!”

孙铭九说:“那不是东北军兵变!我们只是要拥护领袖抗战打日本。”

随后赶到的刘多荃也上前劝道:“我们是来请委员长抗日的,为什么要打死你?委员长,请你去西安,是为了抗日救国!”

12月12日凌晨5时,跟着三颗信号弹升空,十七路军宪军营和卫士队的兵士,用了不到3个小时包抄、搜寻西京招待所,将隨同蒋介石来西安的军政大员,包罗陈诚、蒋鼎文、卫立煌、墨绍良等十多人关押在大客厅里。

与此同时,西安城防司令孔从周批示警备二旅与炮兵团,解除了驻西安的蒋系各部的武拆,控造了火车站、邮电局,查封了各大银行在西安的分行,接收了飞机场并扣押50架飞机及几百名飞翔员、手艺员与地勤人员。省 *** 主席邵力子亦被逮捕。

至此,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完全控造了西安。此外,东北军五十一军控造了兰州全城和飞机场。

12月12日上午,张学良、杨虎城通电全国提出改组国民 *** 、停行內战、释放救国会领袖及一切政治犯、开放公众爱国运动、保障 *** 结社自在、召集救国会议、实行孙中山遗嘱等八项主张。

通电发出之前,张学良到西京招待所,向被扣军政要员申明情况,强调他采纳此次动作纯为国度民族,绝非为小我利益筹算,一俟达成协议,他们以及委员长皆可返回南京。接着,张拿出拟就的通电文稿,颁布发表道:“那是我给全国的一个通电。我来向列位宣读,希望列位听完之后,若是同意,便在上面签一个名,我再拿那个通电去找委员长。”

念完后,张说:“那电文下面签名的已有兄弟和杨虎城先生二人,如列位同意,也在那上面签个名。”随后,陈诚、蒋鼎文、卫立煌、墨绍良、蒋百里、陈调元、陈继承、万耀煌等八人在通电上签了名。

在通电上签名的还有七名东北军将领及四名十七路军将领。

同日,张学良、杨虎城还致电 *** 、周恩来:“吾等为中华民族及抗日前途利益计,今已将蒋等拘留,迫其释放爱国分子,改组结合 *** 。兄等有何高见,速复。”

12月13日, *** 召集 *** 中央政治局会议,讨论西安事情问题。会议决定 *** 中央暂不颁发宣言。 *** 最初做结论说:“如今处在一个汗青事情新的阶段,前面摆着良多道路,也有许多困难。为了争取群寡,我们对西安事情不随便发言。我们不是正面反蒋,而是详细指出蒋介石小我的错误,不把反蒋抗日并列。”

同日, *** 、周恩来致电张学良,就西安事情后西北的场面地步陈说定见,并告知:“恩来拟来西安与兄协商此后大计,请派飞机来延安接。”

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7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8张

12月17日,周恩来从延安飞抵西安,同张学良漫谈,商定:东北军、第十七路军集中于西安、潼关一线,赤军南下肤施、庆阳一线接防。赤军参加由东北军、第十七路军成立的抗日联军临时西北军事委员会。

12月22日,宋美龄在其兄宋子文(时任行政院副院长兼财务部长)等人的伴随下飞抵西安。蒋介石授意“二宋”代表他同西安方面会谈,并说对商定好的前提,他以“领袖”人格包管,不做书面签字,回南京后分条逐渐施行。

23日上午,以东北军代表张学良、第十七路军代表杨虎城为一方,以 *** 代表周恩来为一方,以宋子文为一方,在西安金家巷张公馆西楼回客室举行之一次会谈。下战书三方继续会谈。

24日宋美龄也参与了三方会谈。会谈一起头,宋美龄起首暗示赞成停行内战:“我等皆为黄帝裔冑,断不该自相残杀。凡內政问题,皆应在政治上求处理,不该擅用武力。”

周恩来暗示附和她的概念:值此国难当头、民族危亡的时刻,是处于亡国边缘的人民群众要求各人在那里碰头,要求国共两党再次合做。

接着他又说,本人既是应张、杨两将军的邀请,也是为了寻找合做的路子才赶到西安,此来不是算旧账的。只要蒋介石决心扭过来,本身就像先前在黄埔军校时那样,尊重蒋是校长,并且要面见校长。

那番话无疑给宋氏兄妹吃了一颗停心丸,宋子文仓猝剖明:周先生抱着如许的立场坐到会谈桌边,本人欣慰之至。本人与汉卿、虎城二兄谈过,是主张抗日的。

宋美龄也紧接着说:本身也是如许!各人急于抗敌救国的表情是能够理解的。她还说,她本人在给委员长的信中也提醒过,应该谅解东北军背井离乡的痛苦。宋美龄还一再替蒋解释,说他不是不考虑抗日,每当美国伴侣与他谈抗日之事,他老是点头的。

颠末频频商量,张、杨、周与宋氏兄妹当日就达成下列协议:改组 *** 与国民 *** ,摈除亲日派,包容抗日份子,释放上海爱国领袖,释放一切政治犯,保障人民权力,联共抗日等。

会谈完毕后,周恩来等会见蒋介石。蒋介石暗示同意停行“剿共”、联共抗日等前提,但他要求不采纳签字形式,而以他的“人格”担保履行协议。张学良、杨虎城同意蒋的要求。

至于蒋介石容许的前提,据2004年公诸于世的《宋子文西安事情日志》披露:“一、他不会接任行政院长,会录用孔(祥熙)博士担任。当然新內阁将不再有亲日派。二、在他返回南京前不会释放在上海拘捕的七人。三、(一)在张之下设立西北行营主任;(二)同意陝、甘不再派驻中央 *** 军;(三)共军改番号,编入正规军;(四)中日战争发作时全力撑持陆军。四、(一)派蒋鼎文将军前去要求中央 *** 军停行前进;(二)将与张共商两边戎行撤离事宜,并于委员长分开西安后发布号令。”

此次三方漫谈时间虽急促,停顿却颇为顺利。宋子文对会谈成果甚为满意:“蒋过去是在抗日、亲日以外走第三条路,西安事情是破坏了蒋之第三条路,蒋不肯降日,只要抗日。”又说:蒋希望 *** 和张、杨信赖他,并希望三方“为他抗日反亲日派后盾”。

12月24日晚间与次日上午,周恩来曾两次与蒋介石会面。

之一次周在宋氏兄妹伴随下,在蒋的住处与他碰头,张学良伴同前去。周对蒋说:“蒋先生,我们有十年没有碰头了,你显得比畴前衰老些。”蒋点点头,叹口气说:“恩来,你是我的手下,你应该听我的话。”周答道:“只要蒋先生可以改动‘攘外必先安內’的政策,停行内战,一致抗日,不单我小我能够听蒋先生的话,就连我们赤军也能够听蒋先生的批示。”周又问为何不愿停行內战,宋美龄说,以后不剿共了,此次多亏周先生千里迢迢来斡旋,其实感谢得很。

第二次会见,在场的仍是宋氏兄妹,张学良未在场。按《困勉记》记载:蒋说:“若尔等以后不再毁坏同一,听射中央,受余批示,且与其他队伍一视同仁。”周说:“赤军必授命,决不毁坏。”蒋说:“此时未便多言,余事与汉卿详谈可也。”

据周恩来、博古25日致 *** 中央书记处的电报则为:“子、停行剿共,联红抗日,同一中国,受他批示。丑、由宋、宋、张全权代表他与我处理一切(所谈如前)。寅、他回南京后,我来可间接去会谈。”

蒋、周两次会面,对西安事情的和平处理起到了关键性的感化。

10月25日下战书,张、杨一路送蒋介石去机场。他俩都没有同手下打号召,也没有通知周恩来。蒋在机场对张、杨说:“二十五日后若是国內再有骚动,我负责任。我容许你们的前提必然负责实现,如若否则,你们就不要拿我当领袖。”说罢登上飞机,张学良随后也上了飞机。闻讯赶到机场的周恩来“想再劝阻不要去送”,但飞机已经起飞了。

至此,西安事情和平处理。12月27日 *** 中央机关报《中央日报》颁发蒋介石对张学良、杨虎城的训词,称分开西安之前,张、杨“不再强勉我有任何签字与命令之非分行为,且并没有任何特殊之要求”。

张学良没有料到,此次辞别西安使他失去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人身自在,“永久回不来了”!杨虎城及其全家则在全国解放前夜惨遭杀戮。

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9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0张晚年张学良 “西安事情达成停行內战、全国一致抗日,也便是此一事情的汗青意义。目标到达,当然是一种胜利。对蒋介石及 *** 而言,也是胜利的,因事情之后,蒋介石小我的声望到达史无前例的高度(也是后所未有)。他的声望大增,当然是因为全国人民相信他将指导抗战......张学良被软禁,杨虎城全家被暗害。并且,最想抗日的东北军,禁绝抗日,惨遭闭幕!张、杨因促成抗战而大遭殃,确是一个汗青性的大挖苦。”(李敖 汪荣祖《蒋介石评传》)

蹊跷的是,蒋、张都是基督徒。差别的是,蒋西安事情之前皈依基督教,张却是在事情之后的1960年信奉基督教。2月10日张在日志中写道:“今晨起头做祈祷,我求天主坚决我的自信心,拂拭我的思疑,我求基督帮忙我来坚决自信心。”那一年与1936年一样,也是个鼠年!

(附1935年7月蒋介石电报手稿)

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1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2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3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4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5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6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7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8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19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20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21张 千秋功过谁评说_完整还原西安事变始末!_知乎_ 行业热门 做网站22张

关键词:

留言评论

◎欢迎您留言咨询,请在这里提交您想咨询的内容。